• 第123章番外钧苍(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番外钧苍

          一个人的执着究竟能持续多久?

          钧苍以前从不知这个答案,但是现在他知道了。

          面前是一棵虬结的大树,根系蔓延到整片星空,枝干挺拔有力,仔细看去,还能看到树中心那正在沉眠的灵魂,五彩的光芒,熠熠生辉。

          钧苍靠着大树坐下,周围人来人往,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他有些迷茫,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百万年?千万年?亿万年?

          他已经不记得了。

          星宇荒兽一族天生就是孤独的种族,独自出生,独自流浪,独自生活,甚至连伴侣都不能拥有,直到死亡的终结。

          但是已经等待了太多年的他却开始对这种孤独产生恐慌,为此——他甚至容许那些人类出现在他的面前,哪怕他们在他的眼里不值一提,但只要身处人群,不让他独自呆在这里,也是好的。

          至少有这些人在,他不至于等的太辛苦,以至于哪一天按捺不住,将面前的这个灵魂拨皮拆骨一丝不漏的全部吞噬下去。

          他是如此的深爱着这个人,又是如此的深恨着他。

          爱他的智计卓绝,恨他的智计卓绝,爱他的狠辣果断,恨他的狠辣果断,爱他视宗族如命,却也恨他视宗族如命。

          他有时候会不可抑制的想到,如果当初不是逼得那么狠,不是那般决绝,今天的结果,又会不会不一样?

          是会不一样,钧苍坐在树根上想到,那个人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从此再也不看他一眼。

          这是个无解的题。

          他倚靠在宽阔的树干上,身体包裹在他独有的气息里,纵使他封印了自己,不曾醒来,这样的气息仍然让他感到愉悦,这是他亿万年里几乎唯一的安慰。

          身体逐渐放松,钧苍的鼻息里满是安心的味道,于是他安然的睡去,沉浸入黑甜的梦乡。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

          那个时代,群雄并起,百族逐鹿,宇宙中强者称尊,弱者只能被支配,每一届万年一次的百族大会都是盛举,在那个舞台上,各族的精英尽情展示着自己的强大,强者胜出,弱者败亡。

          当时不过才一万余岁的他才第一次参加这种大会,却已经在众多的族内精英中脱颖而出,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头人,他如此的坚信着,他会是最强大的那个人,所有的种族都将在他的脚下匍匐颤抖。

          事实证明,他的骄傲并不是自负也不是自大,他确实做到了,那一届百族大战的所有对手都被他斩落爪下,而最终的决赛,只剩下一个人。

          那是岁生一族这一代最出色的人,听说血脉质变,已然返祖获得岁生一族的真血,是岁生一族的希望,钧苍听说这些时眯起眼睛,希望吗?不知道,如果希望变成了绝望,那些人的表情又该如何?

          他狰狞冷笑着走上战场,然后看到了那样顾盼飞扬的一个人。

          宇宙中俊男美女本就多不胜数,除非某些特定丑陋的种族,其实大家的容貌都远远甩出普通人几百条街,那个人自然也一样。

          同样水准的容貌钧苍不是没见过,但是从没有这样一个人,带给他心弦的震动。

          他想,世界上也许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只不过那时的他,还不懂得。

          岁生一族除了几种特定血脉,对于战斗其实并不精通,但就是那几种特定血脉,对上星宇荒兽一族也不过是送菜的份,钧苍十分不屑的看着那个人的攻击,然后凌厉的反击。

          他看着那个人被他逼得节节败退,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种并不是特别好的感觉,于是他像是所有脑残片里的反派boss一样,在将要胜利的时候开始长篇大论、喋喋不休,话语紧紧围绕着对于对手的不屑和自己的赞美,以及类似我是如此强大尔等凡人还不匍匐称颂等中二的言辞。

          而也像所有的反派boss一样,那个人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给了他凌厉的一击,让他受了伤、流了血。

          那时的他十分愤怒,而他并不清楚这种愤怒的由来,只以为是因为难得的受伤,于是他毫不留情的下了杀手,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只可惜那个人并没有被他杀死。

          而由现在的他观看,只怕只会对曾经的自己报以一声嗤笑,那种愤怒,哪里是因为伤口,只不过是因为……伤了自己的是那个人。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人是陌月,这一代岁生族长之子。

          百族大战完美落幕,星宇荒兽一族当之无愧的获得了最大的那份资源,钧苍此后也没再见过陌月这个人,他忙着修炼,忙着内世界,忙着战斗,他这么忙,只不过在偶尔间隙中才会回想起曾经的那双温和的眉眼。

          现在想起来居然还挺漂亮的,钧苍不可思议的想着,是不是自己的审美了出问题?

          然后,宇宙大涅槃开始了。

          大涅槃?那是什么?

          他疑惑的问族主们,却只得来他们略带悲哀的戚容,大族主开始手把手的教他族内事务,教他宇宙规则,教他以后的修炼道路,教他各族各地的奇异秘闻……然而还不等大族主教完,钧苍某一天就突然发现,他们都不见了。

          是的,他们,所有的宇宙级的至尊都在同一时间人间蒸发,未留只言片语。

          都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是对于钧苍而言,这种未知才是最恐怖的,大族主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的种族同一时间全部消失不见?他们是生是死?他们去了哪里?

          种种问题盘旋在脑子里纠缠不休,但是钧苍却再也没有得到答案。

          失去至尊的族群是悲哀的,没了至尊的震慑,那么所有种族都将在同一起跑点,这意味着所有势力都将重新洗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断的有其他种族挑战位于顶端的那些曾经的掠食者,而最悲哀的是,还有种族被挑战成功。

          这更刺激了那些曾经不过是附属族群的生灵,在数之不尽的资源和野望的刺激下,宇宙的动乱终于开始,无数的族群在这次战争中崛起,又有无数的族群在这次战争中消失匿迹。

          而在这场大洗牌当中,星宇荒兽一族无疑是其中的胜利者,钧苍带领族人四处征战,虽然同样都没有宇宙级,但是对于钧苍这种压制突破只为了更牢固的根基的人来说,就算宇宙级的至尊亲来,也不过是在他的身后吃灰的份。

          强大的战力最终让钧苍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对于钧苍来说,那些族群面对他只有两个选择,投降,成为星宇荒兽的奴族,或者死。

          之前附属族群叛乱的教训足够深刻,这种不过是口头上的没有任何保障的附庸完全无法让钧苍放心,于是他成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暴君和□□者。

          但是宇宙中从来都不缺少有骨气的族群,有些族群宁愿消亡也不愿意成为其他族群的附庸,更遑论奴族呢?

          于是这些族群的下场……就是永远的湮灭在宇宙中,千百年后,将无人记得他们的存在,历史上也不会书写他们的一分一毫。

          钧苍本以为这样会让他们屈服,但是不屈服的人却越来越多,最初的时候钧苍不明所以,但是不久之后,他就在一个受不了酷刑的种族口中知道了那些人的打算。

          岁生。

          只要将血脉融入岁生,那么他们将永不消亡,只要岁生存活一天,那么他们的血脉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钧苍勃然大怒,他说过不容许这些血脉存留一丝一毫,那么这些血脉就决不能存在,于是他很快将目光转向岁生这个几乎与世无争的种族,当发现那个领头的新族长正是多年前的那个陌月时,心里不明的产生一丝波动。

          他以为这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于是大军征伐,但是岁生的隐匿本事显然比他想象中更好,如果将岁生与那些族群放在一起,他根本没办法分出他们有什么不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