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五章许个永远结局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升平王朝五百三十二年五月十五日。

          林秀君早早便起来亲自梳妆,今天是她与义母一同进宫见皇后娘娘的日子。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十四岁的自己,林秀君还有些恍惚,她重生已经一年了,但到底上一世是寿终正寝的,差不多已忘记自己年轻时长什么样了,只记得夫君常说,曾外孙女欢欢长得最像她,还的确如此,当她重生醒来第一回照镜子,还以为镜中的是欢欢呢。

          “妆扮好了吗?”林秀君的亲娘乔氏玉兰进来女儿的闺房,打量梳妆台前水灵灵的女孩,满意的笑了,“真不错,君儿的妆扮技巧已经超过娘亲了。”

          “青胜于蓝却也出于蓝。”她前一世九十多才寿终,已不习惯像个小女孩儿一样依在娘亲怀里撒娇,但这一世能有亲娘一直在,林秀君是十分欢喜的。

          正因为这份亲近,乔玉兰没发现女儿多了两世的记忆,只叹息小女孩一眨眼就长大了,都不撒娇了,这大概也与他们突然进京有关,换了个环境换了不同的女伴,女儿也需要适应的。

          和乔玉兰去前面吃早饭,这一世的父亲,现任的吏部侍郎林守义也是叮嘱女儿,进宫不要怕,礼仪要周全,不懂就不开口,一堆又一堆的。

          总算卫夫人来接义女了,她爹才转又托卫夫人照顾好女儿。

          从林家坐轿到皇宫,少说也得半个时辰,林秀君自己坐一顶轿子,正好再重新整理思路。

          她第一世是江东首富林家的嫡女,十四岁就被人害得落水而亡。第二世还是江东首富林家的嫡女,因为有第一世的记忆,努力改命,终于夫妻恩爱,儿女双全,五世同堂,寿终正寝。

          第二世活着这么好,林秀君没想到自己还会重生,她临终前只记得与夫君的约定,若有来世,一定再做夫妻。

          只是这回与两世有些不一样了,林秀君醒过来的时候,她家正收拾行李要上京,她这一世的生父林守义是古圣城知府,因为政绩好任期满了,就去京城吏部任侍郎。

          这一世的亲娘还是乔玉兰,现在也还在世,乔家依然是开脂粉店的,乔老太爷也还活着,但老人家就一个嫡女,没纳妾,更不会有庶女出生了。

          林守义为官清廉,也没纳妾,敬爱发妻,对唯一的女儿视如掌上明珠,从没吵嚷要生儿子这类话。

          林秀君对这一世的亲人十分的满意,这样的父母圆了她两世的遗憾,但她的夫君在哪儿呢?

          爹爹是吏部侍郎,林秀君打听朝中宫里情况十分容易,这一世广顺帝还是五个儿子,大皇子成亲几年没孩子,府中妻妾成群;二皇子出家普济寺,法号了然;三皇子自幼好武,现领着肃字军在边关;四皇子是庶出;五皇子今年十四岁,因为早产体弱多病,据说帝后最宠爱这个小儿子。

          怎么还会体弱多病?林秀君听着便心疼,可惜红线果还没到成熟的时候。

          林秀君有预感,自己能重活第三世,楚天云就也会重生第三次,她想早一点儿见到他,不过她现在是父母重视的女儿,出门丫环婆子寸步不离,更严防外男靠近包括和尚,她想趁普济寺上香的时候单独见了然,暗示透露点什么都没机会。

          幸亏这一世她跟着亲娘在学制脂粉,又了解上一世义母的性子,借着某位夫人的赏花会,她得以认识了卫夫人,并用薄荷膏治好卫夫人的旧伤,又成为卫夫人的义女,被卫夫人带进皇宫去见卫皇后。

          林秀君相信,只要楚天云也重生了,当听到是姓林的女孩治好了卫夫人,他就一定会在坤宁宫等着与她再见面的。

          “母后,姨妈怎么还不来啊?”少年依在榻上,懒洋洋的打个呵欠,要不是有很重要的人想见,他未必就早早过来守着看重复一次的戏。

          楚天云很累,他第一世死得很亏不提也罢。第二世因为有第一世的记忆,努力改命,终于夫妻恩爱,儿女双全,五世同堂,寿终正寝。

          看着是圆满了,其实仍有许多不顺心的,不是对內是对外。

          起先从江南水寨走人,楚天云就按计划中的过隐居的日子,位于江南某地的大山庄是林启早就买下来扩建的,宁王府的财产和王妃的嫁妆早陆续搬来这里,他只是借秘道进了一趟皇宫,留下一盒桂花香粉,借此告诉父皇母后他一家都活着,不用伤心。

          楚天云没敢去见卫皇后,怕卫皇后哭着让他不走他会心软,也是向广顺帝表明态度,结果广顺帝明着找他的人是撤了,改暗的了!

          找了十年,广顺帝才算不得不把皇位传给三皇子。

          十年的时间,林启的密探遍布天下,文武百官不论官职大小,家中都有林启的人,而楚天云化名开的店铺也如雨后春笋遍布各大城镇,哪天他要不高兴了,让这些店铺同时歇上一两天,全天下百姓的生活都会受影响。

          楚天云可没打算永远不见父母,皇上皇后发现这个小儿子日子比当王爷还顺心,几乎等于地下皇帝了,终于放心,借口京城冷,到小儿子那儿去住上一些日子。

          三皇子不知道弟弟去哪儿了,只觉得他一定还活着,本来楚天云是想再见见兄长的,可林启的眼线从宫里传出消息,说肃宁帝才登基就写下遗诏,哪天不在了要传位给宁王或其子嗣。

          这不是找事吗?他要想当皇帝,会在风头正盛的时候隐居?

          肃宁帝的皇后正是岳家二小姐,自从吴碧影和青飞之后,肃王府连续四年没有任何妻妾,直到三皇子听说岳二小姐一直未嫁,快成老姑娘了。

          岳皇后给肃宁帝生了三个儿子,朝野上下也落个贤后的美誉,只是这三个儿子都不甘心只当个闲王,岳皇后又不愿意骨肉相残,就偷出肃宁帝遗诏给三个儿子瞧,转移他们的矛盾。

          可怜楚天云跟父皇、兄长玩捉迷藏,还要跟侄子玩。

          楚天云跟自己父兄还可以退,还可以忍,但他都退到江南隐姓埋名了,还被人拿来当靶子用?气不过,楚天云就往肃宁帝身边送了几个美人,打破岳皇后后*宫独尊的局面,弄出几个庶出的小皇子,看她是顾眼前还是去天边找宁王。

          再后来,还是岳皇后的次子登基,这孩子楚天云倒是看着顺眼,不是那种会弑兄杀弟的,就是和肃宁帝一样有时不该心软却心软,楚天云还得替侄子收尾。

          林启旧事重提好几回,说楚天云不愿意当皇帝,但他的儿孙呢?明明也是楚氏皇家的后代,隐姓埋名就算了,但还替皇帝默默无闻的善后算什么?

          楚天云的儿子性子像林秀君,很是有点小富即安的,女儿则像他,喜欢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又不愿意太累,林启左右不了这两个孩子,倒是孙子外孙子这一辈开始有点浮了,好在他能引导他们注意力去别的地方。

          至于第四代就交给儿女了,第五代还更小,他临终前和儿女说了,真的想争就去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护不了他们子孙万代,就不左右他们子孙万代了,什么祖训也不留了。

          闭上眼睛时楚天云想着奈何桥边等妻子几日,又想了然是不是已经成佛了,结果再一睁开眼,他又在和乐宫里,才十三岁,体弱多病。

          现在红线果还没熟,不过楚天云上一世七十多年的医术没白学,他自己开药调养自己,已经好了不少。

          之所以累,是他猜天意这回想干什么?他倒是去普济寺问了了然,了然笑笑,反问他还有什么遗憾?

          有,当然有,他第二世临终前就想,早知道不能做个有钱有闲的隐士,他还不如自己当皇帝呢,可比替三代皇帝收拾善后自在吧?比如自己孙子皇帝脑子犯糊涂了,他可以直接过去金銮殿赶人下去,不用费心还从底下人着手,鼓动朝臣…

          莫非活上这第三世,就是要他当皇帝的?

          “你要累了就歇一会儿,”卫皇后一边心疼小儿子,一边吩咐宫人,“去看看无忧公主怎么还不来?”

          无忧公主,上一世就没顾上找她算账,这也是一个遗憾吧?那么今生就先从她开始,让她去草原当番邦太后也是挺热闹的。

          “皇后娘娘,卫夫人来了。”宫人终于通报。

          林秀君借着迈门槛的一瞬间看里面一下,果然卫皇后的身边是他,她现在才十四岁的夫君呢!

          随卫夫人跪下请安,再起来,林秀君又瞄一眼,果然十四岁的少年冲她一眨眼,七十载的夫妻,眼神就传达了许多,他也是又重生了。

          这一世是吏部侍郎的嫡女,爹换了,这身份母仪天下也不会惹闲话,果然这一世是要他当皇帝的。

          楚天云扯扯卫皇后:“母后,为了庆祝姨妈伤愈,我想出宫看戏去。”

          “什么戏还要出宫看?”卫皇后只觉得小儿子是想出去玩。

          “神仙的故事,说一对有情人只要认识三生三世,就会生生世世永远在一起,挺感人的。”楚天云认真的说道,若上天赐他们永远,他就永远做个好皇帝,不过早朝的时间能不能往后推一个时辰呢?

          (全书完)

          (ps:如果看得还行,请投一张全本满意票,免费的~~)

          (感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羊年大吉,咱们下本书再会。)r1152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