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信息 > 正文

草木人间*马兰菊的秋天

2020/9/16 17:08:02 来源:原创 浏览:

“马兰不择地,丛生遍原麓”

马兰菊

图文/雨中木槿

在我眼里,江南人颇有情调,能从细微处享受到生活的趣味。

瞧瞧,邻家女人,从旷野挖马兰菊,连泥带根发着翠芽,正用铲子一撮撮深情地埋于门前的空地。

“陌上春初膏雨沾,坻煮遍出马兰尖”。她刚从如此春景中归来,赏了景,盈了筐,又种了一片春。

我发现小区里,凡是本地人居住的门前、窗下,如见缝扎针,随处栽种马兰菊。看得出他们深爱着土地,浓情于野菜。马兰菊泼辣皮实,总能顺利生长,春可食嫩叶,夏秋可赏花。

常见有妇人,搬了小凳子,坐于一片碧茵茵的马兰菊,操着小剪刀,缓缓地挑马兰菊嫩头。时光就慢到古诗里去了,“疏风小圃宜罂粟,细雨新蔬采马兰”。

莺歌燕舞的三月,时时闻到人家橱窗飘出马兰头的清香,干净的蒿气,清凉一片,我怦然心动,欲念起诗句“欲问居人啖马兰。”

我便急忙打电话告诉母亲,老家的小紫花菜,能吃了。生怕马兰头老了,误了她的春。我说马兰菊,母亲不知晓的。

故乡的大地上,马兰菊孤独地生长,无人知道她的名字,亦不知她的嫩头可食。

根本无人注意她的存在。

我从小就爱花草,喜欢到田野采摘野花,插于玻璃瓶,摆于榻前、书桌。我爱对着瓶中的小野花发呆,欢喜,赞叹,怎么可以这样美丽呢?

我发现淡紫色小花,插瓶可长久地开,她开败的花枝,又能鼓出洁白嫩生的根,好顽强的小东西呀,值得家居清养。

小紫花开的季节,我保持着采花插瓶的习惯,这种习惯延续到婚后。

深秋,小紫花开满了收割后的田埂、沟渠,在旷野的风中,摇曳着季节最后的微笑。我围着小紫花一般紫的丝巾,迎着秋风,采小紫花。深秋虽薄凉,小紫花不颓废,舒展着细柔的瓣,露着鹅黄的蕊,像枚枚小太阳。

我正认真地摘野花,一朵,两朵·····

突然,花丛乱动,跑出一女人,衣衫不整,披头散发,两手拿着几枝残败的小紫花,大声叫着:“小雨,小雨······。”她冲着我怪笑。我感到女人有些不正常,害怕极了。我知道见到疯子,是不能招惹的,要么跑,要么不动声色。我站在小紫花丛里,不敢动。我的紫色丝巾被风吹地飘起来,她傻笑着,盯着舞动的丝巾,眼神无邪,孩子般扑捉我飞起的丝巾,不停地:"嘿嘿,嘿嘿,小雨,小雨,放风筝······。”我忍痛割爱,解下丝巾,扔在花丛中,逃离那片紫色小花,只听见身后声音温柔起来:“小雨,小雨……”。

从此,我在自家的小院,常听到院子后,那条开满小紫花的路上,传来女人的叫喊声:"小雨,小雨······。”声音由温柔到充满绝望的哀号。我似乎听懂了,是一个母亲在呼唤自己的孩子。

孩子哪去了?发生了什么呢?

阳光很暖的午间,我和婆婆在院子里择菜,一女人抱着孩子急冲冲走进院子,悲凉的初冬了,孩子只穿一件薄薄的秋衣,女人穿着破旧的棉袄,扣子没扣,脖子上围着紫色丝巾。我慌了,正是小紫花丛遇见的那个疯女人。她很着急,把孩子身上衣服掀起来给婆婆看:“大嫂,快看,这孩子身上长的什么?长什么?”

她像变得很正常,我才注意看她的脸,眉眼端庄,肤有花柔,身段有柳曲,其实她很美的。

小院初冬的阳光贴心,暖和,照在每个人身上。婆婆告诉她孩子生水痘,她似乎轻松了下来,踩着灿烂的暖阳,脚步不紧不慢,走出我家小院。婆婆摇摇头叹息:“你说她疯吧,怎么孩子身上长东西,知道找我看?”

那是小紫花开的夏天,下着暴雨,老赵的堂叔从米厂回来,看到一女人坐在路边野花丛,淋着雨唱着歌叫着:“小雨,小雨·····。”他觉女人可怜,把她带到家。堂叔没有老婆收留了她。她也有很清醒的时候,把家里收拾地规规矩矩,老人也照顾得很好,有时候犯病,总是四处乱跑,叫:“小雨,小雨······。”

日子缓缓地过,无论如何清贫的家,有了女人,哪怕是痴子、傻子,还是这样的疯子,便有了家的味道,有了生气,有了烟火的暖。普通的人没有奢侈的梦,只需平淡地活着。

我依旧时常夜间,听到疯女人凄凉或者温柔的叫“小雨”;也常看到疯女人抱着孩子坐家门口晒太阳;我甚至看到她去采小紫花,诗意地插在老屋里;听说,她是高中学历,她在纸上写很漂亮的两个字“小雨”;她把小紫花的嫩叶掐回家熬菜粥,做饺子馅,开始堂叔不敢吃,怕有毒。似乎她有点舍不得吃,省给大叔吃,念叨着吃“孩菊”不生病。大叔只好吃了,以后便跟吃白菜菠菜一样顺理成章。乡里乡亲都为之惊诧,疯子吃草。

不由得,我开始觉得这个疯女人很可爱。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不顾及一切俗世的眼睛。她也在寒冷里盼望阳光,盼望野花开满田野,她衔在嘴里的小雨就是她的阳光和鲜花。

小雨,你在哪里?

她犯病时,堂叔由着她疯,顺着她发泄,她享受着正常女人得不到的自由和宠爱。也许我们正常的人太清醒,清醒到不能尽兴地生活,不能自由地宣泄喜怒哀乐。我们做不到疯女人的随性,做不到田野小紫花的天然淡香,我们在尘埃中疲惫而琐碎地周旋。

女人犯病时,我也为堂叔犯愁,堂叔如何和她过日子,对这样的女人有爱吗?这样的女人会爱吗?直到堂叔的父亲去世,我才真正懂得疯女人的孝心和善良。

大家忙过了一阵后事,正热闹地吃饭,疯女人拿着一只空碗,把桌子上的菜每一样都夹一些,又盛了碗饭,对着一桌子帮忙的人说:“还有老人没吃·····。”然后她端着菜和饭去找老人。有人告诉她老人去世了,她就骂:“你死了,你死了!”后来,每次吃饭她都盛好饭,找老人吃饭。

日子就这样过着,顺其自然。

又是秋,天很高,很远,很蓝,小紫花开满田野。一辆白色轿车停在村后开满小紫花的马路。路上很多人,疯女人紧紧抱着三岁的儿子,很老实地坐在村后的野花丛,解开胸,迎着熏染草木清香的野风,喂乳孩子,眼神里有了不舍的忧伤。

她日日念叨的小雨,已是翩翩少年郎,经过法律手段把她带回家。少年打开车门,让她进去时,她不舍地回头望望村庄,望望三岁的儿子,解下颈上的紫色丝巾,给儿子围上······

风很凉,遍地的小紫花摇曳着,像天边迟暮的紫霞,我看到了离别依依的美丽和苍凉。空气中散发着小紫菊苦味的芬芳,堂叔领着六岁的女儿,抱着三岁的儿子,望着白色轿车沿着开满小紫花的马路远去,消失。

从此,我也与故乡作别。

到了江南,重新认识了小紫花,菊科,名极多,喜叫马兰菊,极远古的植物,时令鲜蔬,春不食其,枉了春。

想当年疯女人多有见识,知道小紫花是菊科,花秀小,称之“孩菊”。

李时珍《本草纲目》中云:“马兰,湖泽卑湿处甚多,二月生苗,赤茎白根,长叶有刻齿状,似泽兰……南人多采晒干为蔬及馒馅。入夏高二三尺,开紫花,花罢有细子。”

喜欢古人描述植物的小字,简约轻巧,跟植物一般美。其实马兰菊,不仅有赤茎,也有白茎,阳处生的茎赤,阴处生的茎白,白茎味淡,赤茎味浓些。

每年的阳春三月,马兰发芽的季节。我居住的房子旁边是一条小河,岸边马兰疯长。握一把小巧的刀,挎一小竹篮,在青草味的风中,采马兰头,享受着《挖荠菜》的野趣。

马兰头,最简单传统的吃法,沸水烫一下,切碎,入佐料,浇麻油,洒碎花生,凉拌,吃起来,清新爽口,丝丝独特的苦味轻绕,青泽沁着泥土的芳香使得唇齿清爽起来,极耐回味。

每当此时,我便想起疯女人,她比我愈早享受到马兰头的口福。我内心已无悲凉感,堂叔已去世,俩孩子工作如意,尘埃落定,生活自然。

此时,故乡的旷野,路边,马兰菊恰发嫩芽,可盈手了。我急切告知居老家的熟人,马兰菊好吃,采食呀,却无人认得,如消失的疯女人,无人知道她姓啥名谁。

看看网友怎么说

相逢是缘17726:好

漫天雪飞Z:她嫁给你堂叔之前就有孩子了吗?

用户8525546376053:风和日丽处, 秋菊无官司。

自由的柒月:看一篇喜欢一篇,那些不起眼的花花在你的文字里鲜活起来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生活在人生价值的真空里

    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才华横溢,有想法有胆识但却常常碰壁,创业道路不顺屡屡失败,或许你选错了行业,也或许你没有抓住机遇,创业者光有激情和创新是不够的,也必须得有自己的人脉,有自己的圈子,如果你不想让自己的事业出现“骑驴找马”的情况,那就关注我吧!那些心中有所追求的人有福了--因为他的心灵是充实的。那

  • 云聚雨兴,云散天晴

    千里之外,有台风预警。内陆之城,天上的云在空中不断变换着造型,在风的推动下,慢慢地聚拢,形成厚厚的云团。云,越来越厚,越来越浓,不透一丝缝隙。天色逐渐昏暗,云团翻滚着,好像一块块硕大的灰白色的滚石,欲砸向大地。雨,终于下来了。它们原本是地上的一颗颗小小的水滴,不甘寂寞,偷偷地飞上了天空,开始了漫无目

  • 神雕侠侣当中,那个人模鬼样的裘千尺,吃枣度过十多年,你信吗?

    裘千尺被她的丈夫公孙止设计陷害到了深坑之中,随后十多年的时间都只是依靠着枣树生存的下来

  • 在西游记原著中,作者为何要把王母娘娘排在观音菩萨之后?

    在西游记原著中,作者为何要把王母娘娘排在观音菩萨之后?

  • 为何自从2012年后,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时间被篡改了?

    人在出生后一切已经注定,有一些人生下来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一生不愁吃喝,一些人生活在小村庄里,还有弟弟、妹妹,吃喝拉撒异常的困难,无论我们怎样努力改变,都非常困难。一些人纷纷感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永远都不公平,其实不然,共同生活在地球便有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时间,任何人都逃离不了时间的掌控。自从2

  • 烟雨江南|绵绵的不止有棉花糖,还有古镇的绵绵细雨

    水乡古镇的婉约美丽在这个落雨日里最能体现天空中轻云漂浮古镇里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清晨的细雨,柔腻的如雪花似的,若有若无扑面而来,轻飘飘如云烟,在空中飞扬,淅淅沥沥落在行人肩背上,落在青砖石瓦上。被雨水洗刷过的古镇绿意盎然青苔漫上了石板鲜花肆意而慵懒的绽放着邂逅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和你一起躲雨的屋檐来源:

  • 一瞬间,只在一瞬间

    一瞬间一瞬间有多么短暂似一滴雨的湖面微澜似一缕风的迎面擦肩似一句话的萦绕耳畔一瞬间一瞬间有多么突然似一颗流星划过天边似一声虎吼响彻林间似一只鸟儿飞过窗前一瞬间一瞬间有多么缠绵似螳螂洞房礼毕似飞蛾扑向灯焰似巨鲸冲上浅滩一瞬间一瞬间有多么永远似一片花瓣飘离似一支蜡烛尽燃似一朵烟花消散在人间说不清多少个一

  • 季羡林:文学立场

    文/季羡林我觉得,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品质是爱祖国,爱人民,爱人类。在这三爱的基础上,那些皇皇巨著才能有益于人,无愧于己。在生活平静的情况下,常常是一年半载写不出一篇东西来。原因是很明显的,天天上班、下班、开会、学习、上课、会客,从家里到办公室,从办公室到课堂,又从课堂回家,用句通俗又形象的话来说,就是

  • 很棒且还没被太多人知道的文案「2」你值得拥有

    上次发的那一篇文章反响还不错,今天再写一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进去看看~下附链接~)一些很棒并且还没有被太多人发现的句子!你值得拥有【写在前面】上一篇基本都是温暖人心、充满鼓励的,这一篇,emmm,相对伤感一点~来了!1、付出太多,得到太少;不甘太多,回头太难。2、成年人的世界,答非所问,就是答。

  • 【随笔】萧萧秋雨落凡心

    院子里的梧桐叶,日渐清瘦。夏日里,原本挨肩搭背的叶子,如今都瘦了许多,单薄了许多。自然浑圆的树冠,如今清减得露出了条条的枝丫,再加上这大雨的洗礼,就像是被梳篦梳过一般,各自独立着,静默而萧瑟。前些日子,不知所踪的喜鹊,不知何日何时而归,躲在那树叶间,偶尔轻轻地叫上两声。原本凋落在地上的枯叶,一经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