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资讯 > 正文

太平天国时期的九江和安庆为什么那么重要?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1/20 4:39:24
太平天国后期,围绕着九江和安庆,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而随着两个城市的丢失,太平天国迅速走向灭亡。
推荐答案
漫天雪舞凤飞飏 11-20 04:39

九江和安庆在唐宗时期,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军事要塞,是长江中游主要的区域性城市,安庆又是南京的咽喉,要攻打南京,只要攻破安庆,沿江的武汉,九江,芜湖,南京就易攻难守。其实在史料中,一八五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清陕甘提督秦定三,寿春镇总兵郑魁士等会攻桐城而进围安庆,结果被陈玉成,李秀成率领太平军联合打败。之后清邵兴阿,多隆阿,鲍超又率一万余步马卒,配合李续宾的部队,攻下石牌,集贤关等要隘,围攻安庆。一八五九年由曾国藩亲自指挥督战,在一八六一年才攻破,太平军二万多战士全部牺牲。

其他答案
雁小驴 11-20 04:39

在太平天国战史上,九江和安庆一直被认为非常重要,尤其是安庆,更是抬高到了神话般的地步。

的确,湘军正是沿着九江-安庆一路杀到的天京。然而,当九江和安庆掌握在太平军手中的时候,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稳如泰山吗?

1853年由访问天京的英国人绘制的南京夜景


答案当然是否。

举个例子吧!咸丰十年三月,湘军统帅兼清军情报第一人曾国藩曾查明,安庆城内有大米五万三千余石,折合628万斤。与此同时,天京的情况却到了杀马为食的地步。在冷兵器时代,马是战略物资,不是困窘到了极点,能把马吃了吗?同样在太平天国,只有断粮多日的大渡河畔才有过同样的一幕。

1859年,连外国人都认为太平天国不行了。法国总领事敏体尼便想趁机从天京招一些便宜的苦力,因此起草了一篇告示,内容为“来我大法国打工吧!”,打算贴到天京城外去。

即使在杨秀清时代,天京也经常陷入粮食危机,因此,不得不采用放逐妇女,喝粥等方式渡过。

不是说安庆重要吗?不是说没有安庆,天京就玩不转吗?那怎么天京在安庆坚如磐石之时还混到这么惨?

究其安庆重要说的源头,是洪仁玕自述中这样一段话:“夫长江者古号为长蛇,湖北为头,安省为中,而江南为尾。今湖北未得,倘安徽有失,则蛇既中折,其尾虽生不久。”

洪仁玕有关长蛇比喻供词之页


然而,小编这里要咬文嚼字的说一句:洪仁玕强调的是安省的重要,而不是安庆的重要。安庆只是安省的一部分,它们并不是一回事。

安庆只是一个点,安省才是一个面,当安庆保卫战结束,安庆陷落之时,安省的大部分战略要地可都掌握在太平天国手中。

我们再看一看时间,安庆失陷是1861年9月5日,曾国荃要到1862年5月30日才来到天京城外的雨花台,至于天京陷落,则更要到1864的7月19日了。

百度查安庆到天京的距离为352公里。以人步行速度5公里/小时,每天走12小时计算,假如一路畅通无阻,曾国荃步行到天京大约需要六天。那么,曾国荃为何多花了261天?这261天内发生了什么?

可不可以这样说,安庆陷落只是曾国荃在游戏中通过的第一关,最终来到天京城下打终极boss,还须一路披荆斩棘,通过无数关卡才行。

太平天国后期,地方管理采用分地制。根据分地制,皖北属于陈玉成的地盘。既然是地盘的主人,就必须负起守土之责。那么,在安庆保卫战之后,他是怎么做的呢?

陈玉成的行动轨迹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奔袭湖北,第二步是救援安省。

我们看一下第一步的行动轨迹。

1861年9月5日,安庆陷落

9月6日:陈玉成走桐城

9月7日:陈玉成走三桥镇

9月8日:陈玉成走石牌,之后走太湖、宿松

9月12日:陈玉成出宿松,入黄梅

9月28日之前:陈玉成在黄州

安庆保卫战后,陈玉成奔袭湖北的行动轨迹


截止到9月28日为止,陈玉成第一步行动计划失败了。在此期间,太平天国失去了安省的桐城、舒城和庐江。这三个地点的丢失,可以说都是因为安庆陷落的惯性,而广袤的安省腹地依旧挡在湘军面前。此时此刻,说是湘军已经到了一个小瓶颈期并不为过。

湘军的瓶颈表现在三个方面。

A欠饷。

湘军欠饷极其严重,以最精锐的鲍超部为例,已欠饷达六个月。

B大员们的身体。

安庆保卫战结束后不久,胡林翼病故。多隆阿,李续宜都开始吐血。曾国藩的亲弟弟曾国葆也开始生病。

C兵员不足。

攻下的城市和战略要地,都需要派人固守。

尽管如此,湘军还是把下一个目标定在了无为。无为,米多地广,是芜湖救援天京的必经之路,如果拿下,则长江两岸的太平天国南北之气中断,无为还能成为继续进军的桥头堡。

1861年10月10日,陈玉成出现在三河。第二个阶段——救援安省开始启动。那么,陈玉成能否重演三河大捷的辉煌呢?

据曾国藩书信记载,陈玉成到三河后,无为的太平军开始增多。不久,陈玉成遣人攻打庐江,不过,“多隆阿剿之,贼乃遁”。曾国藩没有记下这次攻击,多隆阿的小弟雷正绾在《多忠勇公勤劳录》里也没有记下这次攻击,同时代的其他人也都集体遗忘了英王曾经派人打过庐江。只有庐江人在光绪版庐江县志中记下了一笔。

10月25日之前,我们从曾国藩的书信中看到陈玉成去了庐州。10月25日是什么日子?无为陷落的两天后,此时,皖北的战略要地运漕镇、东关还尚未丢失。然而,英王去了庐州,他的终老之地。

话说,当小编看到地图上三河的位置,就感到作为兵家,英王首先输了气势。三河在那里?它距湘军下一个目标无为太远了些。在三河坐镇,如何能够自如地指挥围绕无为展开的一系列战役?当然,驻扎三河也有优点,它距离湘军主力较远,距离被湘军水师控制的长江则更远,相对比较安全。

于是,守卫无为的责任,被洪仁发的长子洪和元与萧朝贵的哥哥萧朝富接手了。但这两个人,如何能与英王的威望相匹敌?在经历陈玉成部下马玉堂反水等一系列事件后,无为陷落了。

下面,我们看看在英王消极作为的期间,曾国荃生猛无比的通关打怪表:


小编在下面贴一张1857年桐城战役的地图,略可看出上述一些地点的重要性

后来呢?

11月10日,陈玉成自金陵来到了镇江,与江南大营残部,冯子材的部队pk,可惜还是失利。(此记载出自方略)

11月17日,陈玉成趁着曾国荃回家乡招兵,领兵攻打运漕,被清军击退,死伤颇多。(此记载出自曾国藩家书。)

12月3日:太平军攻打庐江,被守军杀退,撤退时为长河所阻,陈玉成亲率大军前来救援。(此记载出自光绪版《庐江县志》)

行文至此,可能已经有人会替陈玉成辩解了,他在安庆保卫战中拼光了嫡系,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真是这样吗?

我们看一张图:

在安庆陷落之前,陈玉成在安徽占据1个,湖北占据6个地点。小编查不到陈玉成部驻扎人马的确切数字,但以常理而论,在这样不稳固的地区,且大部分属于湖北巡抚胡林翼的管辖区内,想要守住,必须驻扎足够的兵力。因此,有大量陈玉成的军队在安庆保卫战中被分散到了湖北,并未投入安庆战场。

我们再看一个具体例子:安庆失陷后,有一个名叫赵雨村的少年被太平军抓了壮丁,事后,他以刀口馀生的笔名写下了一本名为《被虏纪略》的回忆录。在赵雨村的笔下,抓他的军队正是陈玉成安置在湖北随州、枣阳和德安的人马。他们由马融和、蓝得功、陈玉龙带队,共计二万余人。

所以说,在安庆保卫战之后,英王并不是失去了力量,然而,在他一步步向腹地退却,不敢与敌人对峙的过程中,曾经无敌的大军也从而失去了锐气,失去了气势。

曾几何时,小编对赖文光供词被篡改是深信不疑的。清妖肯定为拍曾国藩马屁,而在供词中加上了这样一句话:“(陈玉成)畏曾中堂如神明,视楚如罴虎。”专家们也从修辞学的角度驳斥了这段话的虚妄。然而,英王的“畏曾中堂如神明,视楚如罴虎”不是修辞角度能驳斥得了的,英王以自己的实际行动验证了这句话所言非虚。

地点是否重要,是和人的作为成反比的。当人作为不够,也就只有强调地点的重要性,来掩饰人的错误了。